願一生追隨主的道路

‧林函純‧
我成長在信奉基督教的家庭,是第三代基督徒。雖然如此,我卻從未覺得神和我有什麼關係。縱然我相信有一位創造宇宙萬物的神,可是,那與我有何關係呢?每個星期日到教會參加主日學,和一群朋友一起吃早餐、聊天,已成為一種習慣。平常在家也只有吃飯前才禱告,更別說是讀經了。只因為自己的生活過得太順利,覺得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,以致於生活和信仰完全是脫了節。
1995年底,全家人離開台灣移民到紐西蘭,面對的是完全陌生的人事物,生活環境完全改變。當時我曾經跟自己約定,要改掉暴躁的脾氣,新的開始新的氣象嘛! 可是,一點也沒有改善。後來我做了一個禱告,懇求主幫助我改變那暴躁的個性,同時開始了我禱告讀經的生活,再也不把那當成是例行公事,而是想要更加認識主。
剛開始我還是一樣常常發脾氣,不一樣的是每當我發完脾氣,就想起我曾經跟神約定過我要改;我想,若每次都等發完脾氣才想到要改也不是辦法。因此我繼續不斷地禱告,慢慢地,我開始學會克制自己的脾氣,直到現在再遇到同樣的事情時,已經不需要再刻意地壓制自己的脾氣,而是以很平靜的心態面對。
感謝主!祂知道我的軟弱,幫助我勝過這一切。記得小時候最常和我姐吵架,現在我們是什麼事都可以分享的好朋友了。許多不認識的朋友看見了,都以為我們是很要好的朋友;至於認識的,都非常懷疑我們真的是姐妹嗎?
神不但不斷地醫治我的心靈,也曾醫治我肉體的傷痛。記得有天晚上,我參加教會小組的烤肉活動,不小心燙傷了食指,雖然傷口不大,可是我的皮肉很明顯地凹下去,因此整個晚上聚會時我的手不曾離開過冰,否則就會發燙。當天晚上,有一位姐妹還告訴我燙傷後要如何處理,不然手會流膿、發炎。結果當天晚上我回家後,仍舊和平常一樣做晚禱,只是手還是不斷地在冰敷。睡覺前特地放了一個臉盆在身旁,裡面放些冰塊,心想若半夜手發燙時可以用。接著我又敷了一下冰才躺下睡覺,直到隔天一早醒來,我覺得被子裡好溫暖,這一夜睡得好舒服喔!而且我覺得手不再發燙,趕緊檢視一番,拼命地壓壓看,也不痛了,真是非常奇妙,是神醫治了我的手。除了冰敷,我什麼都沒做,也沒包紮,神就為我醫好了。當時我是多麼地高興啊!迫不及待地希望趕快將這件事告訴所有的人。
主是又真又活的神,所以祂要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經歷到祂的同在。現在回想起來,從小到大所有的每件事都應該感謝神,祂既賜我一個這麼好的家庭,又每一分每一秒地看顧我,從未離開我。因為神是全能的主,在祂沒有難成的事。我願一生追隨主的道路,順服祂的旨意與引導。祂有完全的愛,是無瑕疵的,我相信只要我們心裡單純地相信,承認自己的軟弱與罪過,就必得救。無論我們的能力如何,都沒什麼好誇耀的,因為這一切都來自於神,也就是說我們所要誇的是神的榮耀與大能。而且神看我們是獨一無二的個體,並不是要把我們和別人比較,所以我們要珍惜自己獨特的價值,將神所賜給我們的做到最好,那是最蒙神的喜愛。以上是我個人的一些經歷,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共勉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