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

‧許居財‧
從小胸懷「大」志 我生長在雲林.麥寮的務農家庭,童年的回憶除了放牛,其中較深刻的是父親常會提到,村子裡哪一戶人家的孩子賺了多少錢,回家買了田地又蓋房子。因此從小耳濡目染地,就懂得父母親的期望是什麼,對於未來的抱負很大。
少年得志無節制
當時在務農的社會裡,父母親的觀念都希望我早一點結婚,以幫忙家務,所以1980年我當兵前就結婚。 退伍回來後,我從1987年開始從事泥做工程代工,很快地賺到一點小錢,在短短的一年內車子、房子都有了,往後幾年也都稱心如意、心想事成,可以說是少年得志。進而在1993年時自己開公司買賓士車代步,那時候雇的工人往往多達4、500個。
財富如雲煙,轉眼成空
日子似乎過得很風光:吃喝嫖賭樣樣來,曾經一次招待旗下72名員工到理容KTV消費;甚至於一天跟三位不同的女性約會,傍晚再趕回家陪老婆孩子吃晚餐。此外除了玩股票,還豪賭到1小時輸350萬元,同時間內還分別少額投資四家建設公司;想不到不同的建設公司卻同時間倒閉,結果竟然是血本無歸!到如今只剩我一個人,而且還在待業中!回想起來,所有的投資如果沒有得到神的祝福,而且任意亂為、不知節制,到頭來財富就如雲煙轉眼成空。
失去笑容、魂不守舍
大約在1996年時,我感覺不到高興快樂,同時失去了笑容,也就是說笑的細胞全部不見了;當一個人不快樂時,相對地帶來的是憂鬱、沮喪。我發現這種狀況是不對勁的,曾經試過各種方法來醫治它:本來我是很不愛運動的,為此曾一天登山兩次。雖然爬山很消耗體力,卻能夠促進身體健壯;但是對於我不笑的病,倒是一點幫助也沒有。
先前景況低迷不振時,心靈容易浮現不好的念頭,只要路過喪家或是看到跟喪事有關的花圈、花籃、帳篷等,都要花錢去收驚,曾經一週多達6次的紀錄;否則,就會讓我魂不守舍,當晚沒法入睡,深受打擾!
福音臨到、豁然開朗
直到去年底,在一份福音單張裡看到一篇文章〜「原諒」,大意是說若與人有誤會或爭執,卻沒有妥善處理,只是默默地忍耐的話,那心結還是存在心裡,會造成二度的傷害。
我看了之後,當下就決定要原諒所有我恨到極點的那些人,於是就把他們每個人的名字都寫下來,重複寫了好幾遍,邊寫邊唸:「某某人,我要原諒你!」寫呀寫、唸呀唸地,頓時我的心胸就開朗了,接著就笑了起來,這一笑我才發現我的「不笑症」已經得醫治了;後來我更知道,這是上帝在救贖我。
原來主早已預備
我特別要感謝我的好朋友李玉清弟兄、康淑娟姊妹及他們的女兒雅亭,當他們聽到我的生命因為那份福音單張,而有如此奇妙的轉折時都非常高興,全家人專程從彰化上來看我,還提了兩大袋的聖經與相關的訊息和詩歌等音樂集。當下我非常感動,也更有信心來接受福音。接著他們就帶領我們夫婦到台中生命之道靈糧堂來;如今,這裡就是我屬靈的家,我在這裡獲得靈糧。
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
當我被神揀選的那一刻,終於找到了失去已久的喜樂與笑容。於是我就不斷地告訴我的親友,關於這個失而復得的喜樂。在未進教會前我已經開始傳福音,所以有6位親友陪同我一起來信主,感謝主!也感謝太太一路來的支持。
我現在最想跟朋友們分享的體會是:人的愛是有限的,而神的愛卻是源源不絕的,因此我們要用神的愛去愛人,不要用人的愛去愛人。
感謝主!因為我重生之後有很多的改變,太太覺得既開心又幸福、美滿,更高興可以去參加主日禮拜以及小組聚會。而心懷感恩的我最想實現的兩件事是:先把聖經讀完一遍,並期待子女也能早日來信主。所以,我每天早上會固定為家族及一些親戚朋友的家族和有需要的人代禱。